913家试点医院平均分娩镇痛率达五成,合理收费等痛点待解

发布时间:2020-09-24   来源: 网络    

原标题:913家试点医院平均值分娩镇痛亲率达五成,合理收费等痛点待解

去年3月份,国家卫健委发布了第一批国家分娩止痛试点医院名单,全国有913家医院通过甄选获奖。

一年时间过去,随着公众对于无痛分娩了解的深入,试点医院的分娩镇痛率也明显提高,但剖宫产率并未像预期的那样上升。多位一线麻醉医生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回应,想提高怀孕止痛亲率,让产妇回归自然怀孕,解决问题麻醉医生人员培训、调整分娩止痛服务价格等环节还需进一步捋顺机制。

怀孕的过程中,80%的产妇都会经历中到重度以上的疼痛,国际公认最行之有效的必须麻醉医生参予的方法是硬膜外分娩止痛,也就是又称的无痛分娩技术。

试点医院平均值怀孕止痛亲率超过50%

2019年10月,国家卫健委发布的《2018年国家医疗服务与质量安全报告》表明,通过2018年度全国抽样调查所得出的麻醉怀孕止痛的积极开展率为16.45%,2017年全国住院孕产妇平均剖宫产率为43.56%。

从国家层面来推展怀孕止痛源自我国怀孕领域呈现出一高一低的情况:低剖宫产率和较低怀孕镇痛率。

2018年底国家卫健委印发的《关于积极开展分娩止痛试点工作的通知》明确了对试点医院的考核目标——2020年底前已完成不低于40%的分娩止痛率。

在今年的中国麻醉周,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学医师分会会长、解放军总医院麻醉第一医学中心手术中心主任米卫东在拒绝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共享了一组调查数据,可以看到国家怀孕镇痛试点医院分娩镇痛率的显著变化。

在2019年底,米卫东担任主任委员的中国医师协会分娩止痛专家工作委员会做到了一个全国怀孕止痛试点医院的调查,从913家试点医院的调查数据中获得了怀孕镇痛亲率的准确数据。

“2017年、2018年、2019年这三年,每年913家试点医院分娩止痛比例增加10%左右,到了去年试点医院平均分娩止痛率已经超过了50%,还是非常不错的一个成绩。”米卫东对澎湃新闻表示。

试点医院名单是在2019年3月才月印发,但是怀孕镇痛率能连续三年都在增长,分析其中原因时米卫东回应,因为2018年国家卫健委就开始推进这个工作的一些初期的布置,比如说印发一些通报、遴选一些怀孕镇痛的试点,这个事情在做到,所以各个医院告诉这个信息以后已经在推动怀孕止痛走了。

作为国内最早积极开展无痛分娩的医院之一,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麻醉科主任医师曲元感受到了积极开展无痛分娩显著的变化。

“现在的产妇基本上都知道无痛分娩,从开始分娩就收集这方面的信息,顺产的产妇一般都会拒绝上无痛。”4月7日,曲元对澎湃新闻回应,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北大医院产科正常接诊,不受疫情影响曲元打算先把溃疡停一停,结果将近24小时,产科医生就不干了,产妇也不乐意,怀孕镇痛的服务立即又完全恢复了。

曲元共享的数据显示,去年以来,北大医院的怀孕镇痛率也在提升,从原来的60%-70%提高到了70%-80%,快速增长了10%左右。

从2018年开始曲元等人就发动了“常春藤无痛分娩基层行”项目,由麻醉科医生与产科医生共同创建了一支无痛分娩小分队,将这个技术带进基层医院。

“我们基本上每个月都要去一家基层医院,不管是基层医院还是产妇都非常青睐。”曲元表示。

剖宫产亲率变化不明显

一直以来,无痛分娩率低与剖宫产率高都被指出有着密切关系,本来符合顺产指标的产妇因为不能耐受分娩疼痛而最终改成剖宫产。

但是让米卫东比较困惑的是,通过调查900多家试点医院的数据找到,这些医院的剖宫产率并没因为分娩止痛的增加而降低。

“分析原因我实在就是因为各医院在选择剖宫产这个方式的时候有可能是各种原因都在其中的,产痛有可能是一个影响因素之一,其他方面的影响也值得我们去分析。”米卫东对新华新闻表示,这些综合的因素都调控好了,希望通过分娩止痛的积极开展降低非指征性的剖宫产的比例,这个目标才有可能实现。

在曲元显然,剖宫产率会下降得特别慢主要是因为以前负债累累的账。“现在二胎政策放松了,但是因为中国原来十几年前开始都是低剖宫产率,一般第一次剖腹产那就是一剖到底了。产妇第二次生产还是得剖,所以我们估算剖腹产亲率会下来特别快。”曲元分析,等90后00后新手妈妈都自由选择了自然分娩,剖宫产率才有可能降下来。

去年国家卫健委发布的《2018年国家医疗服务与质量安全报告》也分析了2017年在东北三省调研的结果,该区域从孕产妇的孕期教育、体重管理、高危妊娠的规范化管理、转诊制度,到临床医生对剖宫产指征的严格把控都不存在问题,因此有针对性地降低东北地区的无指征剖宫产及初次剖宫产,才能解决问题低剖宫产率的问题。

合理收费、麻醉医生培训,以提高分娩止痛率

虽然近千家的分娩止痛试点医院的怀孕止痛率以每年10%的比例在增长,但是要在全国铺开这一技术,还有许多问题必须解决。

“我们现在解决了几个问题,一个是有了国家层面政策反对大家已经高度重视分娩镇痛这个技术,一个是对于怀孕止痛的科普,对产妇来讲肯定是利大于弊的。”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疼痛医学科主任医师冯艺对澎湃新闻表示,另外一个要解决问题的问题就是麻醉医生的人员和技术的培训,还有非常重要的就是分娩止痛医疗费用的调整。

米卫东在接受新华新闻采访时同样特别强调分娩止痛合理收费的问题。“合理收费,既能反映麻醉医生的劳动的价值,又让产妇在享用分娩止痛过程中不至于过多地减少负担,两者之间取得一个均衡还是非常重要的。”米卫东回应,希望各地通过跟政府有关部门交流、医保部门沟通,来合理地定价分娩止痛的收费,从而增进这个技术的开展。

目前北京、天津、浙江等地区怀孕镇痛的治疗费用已经开始做到了调整。

2019年6月15日,北京实行医耗联动综合改革中对怀孕镇痛技术费用进行了调整。

“这也是我们医院积极开展怀孕镇痛18年来第一次调整收费。”曲元对新华新闻回应,北大医院积极开展无痛分娩这个技术的收费18年都没有变过,药物、材料再加医务人员的技术费用,就在1000元左右,其中麻醉和产科医生的技术费用仅占五分之一左右。调整过后目前北大医院怀孕止痛服务收费在1500到1950元左右。

“北京市的无痛分娩的收费标准提高促进了分娩镇痛亲率的提升。”曲元讲解,北京是许多地方改革的标杆,好多外地看到北京无痛分娩收费标准出台可以参照北京模式,各地开展怀孕镇痛的积极性也更高一些。

米卫东也建议,分娩止痛应当处于舒适化医疗的范畴,在这种情况下它的定价可以照着这个方向去做到。

分娩镇痛技术麻醉人员的培训方面,据米卫东讲解,一年时间中国医师协会怀孕止痛工作委员会基本上在全国各省市都展开了分娩镇痛的巡讲,还举行了很多的技术培训班,理论知识的讲经和技术的培训也起到了非常好的推展作用。

“我觉得在全国这么多的医院,如果希望那些医院也同时能提高怀孕镇痛的比例的话,全然靠我们一个工作委员会的这点工作时间、力度其实是远远不够的。”米卫东也回应,需要把全国各地积极开展比较好的医院动员一起,让他们沦为培训中心或者技术普及的中心,造就周边其他医院一起积极开展,这样才能形成遍地开花的局面,让各省市的怀孕止痛能很好地往前推进。

责任编辑:杨杰 SN239

猜你喜欢